电商行业门户
  • 宝宝树裁员风波背后:电商业务被阿里接管?

  • 作者:风清   信息来源:电商报 2019-09-26 14:16
  • 分享到:
    收藏
  • 宝宝树
  •   近日,母婴电商宝宝树“裁员30%”、“创始人兼CEO王怀南出走并将加入美国电子烟巨头Juul”的传闻甚嚣尘上。尽管宝宝树对这些传闻进行了“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否认三连。但是吃瓜群众对宝宝树的系列说辞并不买账,有吃瓜群众深扒认为,联系阿里对宝宝树的入股,宝宝树裁员、创始人出走都存在一定的合理性。

      曾是互联网母婴第一股

      成立于2007年的宝宝树,是专注年轻家庭的在线母婴类社区 ,为年轻家庭提供孕育、早教、育儿等专业内容。多年的耕耘,为宝宝树赢得了在母婴领域的影响力,宝宝树一度被誉为国内最大、最活跃的母婴社区平台。在平台快速发展过程中,宝宝树还曾被《爸爸去哪儿3》节目作为官方指定母婴平台。

      随着影响力的扩大,宝宝树获得了广告变现的机会,并向电商、大健康等方向发展。2017年,宝宝树的平均MAU(月活跃用户)达到了1.39亿,逐渐走向了巅峰。2018年6月,宝宝树与阿里达成合作,获得阿里巴巴新一轮融资后,宝宝树估值达140亿元。

      2018年11月,宝宝树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成为互联网母婴第一股,旗下不仅包括了旗舰平台“宝宝树孕育”,还有集社交、早教内容及工具于一体的在线平台“小时光”,以及母婴产品类电商平台“美囤妈妈”。

      2018年是宝宝树真正的巅峰,头顶阿里、互联网母婴第一股光环的宝宝树,其平均MAU总数达1.44亿,并且其移动端APP平均月活同比增长35.1%。此外,2018年全年宝宝树营收达到7.6亿元,净利润2.01亿元,首次实现了扭亏为盈。

      成功上市并且扭亏为盈,无论咋看,宝宝树的未来都十分光明。但是现实总是出乎意料,进入2019年以来,属于宝宝树的风光戛然而止,宝宝树的心情大概是这样的:宝宝心里苦!

      宝宝心里苦

      月活达到1.44亿,是什么概念?同样以社区内容见长的小红书,截止今年上半年,其月活为8500万。就这样,小红书仍然是最具活力和潜力的新兴电商平台之一。所以,对宝宝树而言,只要能把这1.44亿的流量用好,基本可以不愁吃不愁穿。

      事实上,宝宝树在变现上也的确下了一番功夫,一度形成了包括广告、电商、内容付费、早教、大健康及金融在内的6大商业模式。咱甭管它是不是真的那么牛逼,但是听起来就挺唬人的。

      然而,坐拥1.44亿月活以及6大商业模式的宝宝树,却总是折腾不出啥动静,鼓捣来鼓捣去,也不知道咋回事,就是赚不到钱。

      在上市之前,宝宝树就已经连亏了三年,总计亏损额超21亿元。直到2018年成功上市,宝宝树才迎来扭亏为盈,尽管只盈利了2亿元,但是好歹没有继续亏。基于宝宝树完整的商业布局,以及稳定的流量,人们普遍认为2018年之后宝宝树可以迎来快速增长期。

      但是事实再次出乎意料。2019年上半年,宝宝树又出现了近亿的亏损。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宝宝树营收2.41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40.9%;上半年调整期内亏损9834.2万元,去年同期则溢利1.22亿元,归属于公司权益股东净亏损9799.5万元。

      事实上,亏损在互联网界从来就不算什么大事,只要你能在亏损的同时保持增长,而这个增长主要表现在营收上面。君不见,前些年一直亏损的京东,凭借营收的强势增长,依然霸榜各类排行;君不见,亏损不断扩大的拼多多,势不可挡的成为了电商三巨头之一。

      所以,亏损不算什么大事,只要业务仍然在增长,只要营收仍然在增长,亏损大概率就是暂时的。但是宝宝树在亏损的同时,营收同比降低了40.9%,简直是断崖式下跌。

      这样的表现令看好宝宝树的人们大吃一惊,宝宝树对营收大幅下滑归因为广告、电商及知识付费业务的放缓,而有关业务放缓主要是由于:1.中国宏观经济环境下滑及地缘政治的不确定性导致主要广告客户削减预算;2.电商系统开发的技术复杂程度高於预期,且用户需要更多时间适应系统变动。

      说白了,宝宝树的营收下滑主要就是因为广告业务、电商业务同时出现放缓。《电商报》了解到,虽然宝宝树号称有6大商业模式,但是广告业务一直是其营收的主力,而电商业务近年来增势喜人,是宝宝树的另一大支撑强点。

      虽然宝宝树上半年广告收入下滑29%的幅度依然显得太大,但在宏观经济形势的影响之下,这似乎也情有可原。但是电商业务78.5%的收入下滑,却表现的十分不正常,并且让人看不懂。

      电商业务迷局

      数据显示,2015-2017年的时间里,宝宝树的电商业务收入占比分别为16.5%、47.2%、45.6%。可以说,在这三年的时间里,电商业务是宝宝树的重要营收来源,并且处于快速增长阶段。

      2018年,宝宝树迎来了与阿里的合作,按理来说,获得电商“一哥”的支持,宝宝树的电商业务应该获得更加强势的增长才对,但是事实恰恰相反。

      2018年,电商业务的收入同比下滑59.5%,占总营收的占比下滑到17.7%。进入2019年,宝宝树的电商业务表现更加糟糕,在营收下滑40.9%的情况下,电商业务的收入占比下滑到8.2%。

      从占比接近50%,到如今的不足10%,本来两条腿走路的宝宝树,只剩下了一条腿,而且仅剩下的腿还不利索。这谁顶得住啊,换谁来,谁都要垮掉。

      但是对于电商业务出现的巨大变故,宝宝树却显得有点过于淡定,只是轻描淡写的归因于“电商系统开发的技术复杂程度高於预期,且用户需要更多时间适应系统变动。”

      系统开发难度过高?用户需要适应?这样的理由并不能解释宝宝树电商业务的变动。而在阿里入股宝宝树之后,其电商业务恰恰是投资者最为看好的一部分。这部分业务出现巨大变故,而且宝宝树显得“语焉不详”,这就让所有投资者都从期望变成了失望。

      截止2019年9月25日,宝宝树收盘2.20港元/股,与巅峰时期的8港元/股下跌72.5%;市值37.15亿,与巅峰140亿的估值相差甚远。与之相对的,宝宝树一直引以为傲的用户流量也出现了“腰斩”,截至6月30日,宝宝树月活跃用户数量降至8950万,而上年同期为1.772亿。

      值得一提的是,有报道分析认为,宝宝树的电商业务出现调整,正是因为阿里的入股。报道认为,宝宝树可能已经将电商业务进行前所未有的调整(放弃电商业务),并将管理职能转交给战略合作伙伴(阿里)。

      阿里接管?

      《电商报》了解到,宝宝树在2018年年报中表示:我们认为,我们的核心战略能力在於我们为用户产出最好的内容,以及搭建让父母感到温暖且强烈信任的社区平台。我们将专注於我们的核心优势及能力,并将後端电商管理等职能转交给最适合的战略合作夥伴阿里巴巴。

    1.jpg

      宝宝树表示,在与阿里巴巴的战略合作中,宝宝树负责用户端管理运营,而阿里巴巴则根据协议提供电商运营服务。宝宝树预计两家系统将於2019年第二季度打通。与阿里巴巴的合作将降低后端运营成本,提高效率,并通过更广泛的选品及更低的价格为用户提供更优质的购买体验。

      如公告所言,今年二季度宝宝树已经和阿里实现系统打通,那自有的电商系统技术、运营团队则不再有存在的必要,于是出现裁员也顺理成章。

      另外,有报道分析称,阿里对宝宝树电商业务的接管只是开始,未来有可能通过私有化等手段将宝宝树收入麾下。这样一来,宝宝树创始人出走似乎也找到了解释。

      目前,针对裁员,宝宝树辟谣称是正常的人才流动,公司仍然在“招才纳士”;而对于创始人王怀南的出走传言,宝宝树官方及王怀南本人都给予了否认。

      根据互联网界吃瓜定律:辟谣、不予置评等往往约等于官宣。据《每日经济新闻》最新的报道,有宝宝树内部中层及高层人士在官方辟谣之后继续爆料称:裁员确实在实施,甚至有部门整体被裁撤。

      不管宝宝树此番的绯闻究竟是否为真,他们的商业模式和未来发展方向都出现了重大调整,而且存在巨大的挑战却是事实。作为互联网母婴第一股,他们如何突破瓶颈实现突围,将自身的故事延续下去,才是业界关注的焦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