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行业门户
  • 一代传奇新蛋中国凉了 曾被对手京东暗中“保护”

  • 作者:龚进辉   信息来源:企鹅号 2020-01-05 17:11
  • 分享到:
    收藏
  • 新蛋中国 京东
  •   新蛋中国卒于2020年元旦。

    1.jpg

      2020年一开年,早就淡出公众视野的新蛋中国难得刷了一波存在感,只不过这次久违的亮相略显伤感。

      原来,从2020年1月1日起,新蛋中国进行网站重整,支付通道暂时关闭,网站重整完善时间待定。这是要凉凉的节奏,一代传奇就此落幕,令人唏嘘不已。退一步讲,即便新蛋中国网站重整后再次上线,也难以扭转颓势,依然不受消费者青睐。

      近年来,新蛋中国持续走下坡路是不争的事实,但放在2011年之前,它可是电商行业的一个重量级玩家。新蛋成立于2001年,在美国大本营表现异常抢眼,2004年经过新蛋中国员工卜广齐牵线搭桥,新蛋大举进军中国市场,主打3C数码品类,与早期的京东颇为相似。

      借着新蛋美国的东风,一年后,新蛋中国销售额达到6000万,远远将转型数码电商两年的京东甩在身后,后者年销售额只有1000万元。但好景不长,新蛋中国很快就被京东反超,2007年后者销售额突破3.6亿元,并融资1000万美元,反观新蛋中国销售额缓慢增长至1亿元。

      为了进一步扩大领先优势,京东对新蛋中国发起价格战。按理来说,凭借新蛋美国高达20亿美元的销售额和8%的获利能力所带来的资本底气,对付正在崛起的京东绰绰有余,但一把手张法俊对价格战过于保守的态度,使新蛋中国彻底失去了与京东掰手腕的良机。

      事实上,电商行业的扩张靠无休止的砸钱,已成为真理,即便在电商格局看似已定的今天,拼多多、京东、阿里仍不遗余力推出百亿补贴计划。电商巨头尚且对价格战如此依赖,中小玩家想要不被快速淘汰,即便没实力跟进也得想办法跟进。

      不过,新蛋一众高层并不以为然。张法俊是个崇尚大权在握的传统商人,他在新蛋美国的持股比例从70%一度涨到95%,得以在董事会只手遮天。或许是新蛋成立第一年就实现盈利,使张法俊格外看重盈利,对烧钱式扩张的容忍度相对较低。同时,烧钱式扩张需要引入风险投资,这意味着他的股权势必会被稀释,这让张法俊很难接受。

      无独有偶,新蛋COO池勇信也曾表示,中国电商企业从未把赢利放在第一位,这太可怕了。新蛋中国总裁周昭武则称,保持健康的模式和稳定盈利才是重要的,他并不看好中国电商发展早期的“烧钱圈地”模式,想要保持“外资的冷静”。

      不难看出,新蛋高层骨子里对电商习以为常的烧钱式扩张持排斥态度,背后是没勇气接受亏损,本质上是跨国企业在中国市场水土不服,这种奇葩而短视思想指导下的决策,不仅使新蛋中国在与京东竞争中注定败下阵来,更直接葬送了其在中国市场的前途。

      此后,B2C成为电商行业新风口,价格战助力京东奠定行业领先地位,反观过于保守、频繁换帅的新蛋中国则不断迷失自我,在B2C电商行业排名一落千丈,根本无力扭转败局。时至今日,面对愈发强大的阿里、京东、拼多多三足鼎立,新蛋中国被遗忘也就不足为奇。

      值得一提的是,曾与新蛋中国缠斗数年的京东曾暗中“保护”这个对手。京东掌门人刘强东曾在《刘强东自述:我的经营模式》一书中曾提到一个略显另类但没毛病的道理:作为行业老大,要保护好行业里的老二老三。

      他认为,很多公司总是希望把行业内所有竞争对手都灭掉,试图灭掉老二老三,只留下自己一家,这是很危险的,也是很可怕的不正确的思想,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市场需要竞争,如果没有竞争意识,没有压力,就不可能有创新;二、保护好老二老三也是保护好自己,如果把所有竞争对手都打死了,只有你一家,相当于你在引诱着周围无数跟你不是同行的企业纷纷进入这个市场,将面临残酷、非理性的过度竞争,反过来可能给你造成致命打击。

      刘强东举了京东自身的一个案例,2009年之前,京东主要竞争对手是新蛋中国和易迅,当时新蛋中国是老大,京东是老二,易迅是老三。其实,到了2007年、2008年,京东就已超过新蛋中国,新蛋中国甚至一度打算退出中国市场。

      “当我们超过它的时候,有一天开早会,我大概花了半个小时给大家讲解我们要保护好老二老三。因为有老二老三在,那么其他电商玩家就不会再轻易进入IT数码这个领域了,因为京东、新蛋、易迅三家的品牌、价格、送货速度,各方面都已经很强了。”他说道。

      如今,颓势尽显的新蛋中国早已不复当年之勇,没有老二老三的命,京东自然无需再暗中“保护”。更扎心的是,新蛋中国也被消费者抛弃,失去了用户尤其是年轻人这一重要资产,凉凉结局冥冥中早已注定。与其说新蛋中国败给了强大的对手,倒不如说是败给了自己,一个字:作。

      是时候和新蛋中国说再见了,感谢你曾来过。(来源:企鹅号 文/龚进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