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行业门户
  • 还记得ofo吗?它已彻底变身电商导购平台了

  • 作者:   信息来源:三言财经 2020-02-03 11:56
  • 分享到:
    收藏
  • 电商导购
  •   这几天,正当全社会关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发展时,ofo小黄车静悄悄推送了客户端版本更新,宣传称“全网返利,购物省钱”。

      据苹果应用商店显示,ofo小黄车于5天前推送了4.0版本,版本描述称ofo小黄车实现了“免押金无桩用车、通过购物返利省钱、无需排队,押金提现和邀请好友,天天赚钱”等四大特色。

      不过,多数用户似乎主要关心的仍然是ofo押金问题。App Store中用户的评价基本上全部是批评,有用户称所谓“无需排队退押金”的说法完全是虚假宣传。

      以下是三言财经使用新版ofo App的评测过程:

      新版App弱化骑行功能

      正式转型电商导购平台

      首先App打开界面的slogan已经变成“全网返利,购物省钱”。

      进去首页已是改头换面。

      首页充满了五花八门的电商产品宣传,除了排在第一位的“扫码用车”外,软件其他功能全部和购物导购有关。

      虽然,ofo App仍然可以扫码用车和购买骑行卡,但骑行已经不再是核心功能,彻底转变成购物返利平台。

      目前,ofo App整合了包括天猫、淘宝、京东以及饿了么在内的电商、外卖平台。用户可在App中搜索各种各样的优惠券或者商品,囊括了居家生活、日常消费、美妆护肤以及数码电子等类别。用户还可以在淘宝、京东等平台上的商品链接复制后,在ofo App中搜索查看对应优惠信息。

      以App中提供的一款淘宝售卖的睡衣为例,用户可通过ofo App在淘宝中领取价值30元的优惠券,使得原价119元的睡衣可以以89元购得。

      不过,该优惠券使用规则由第三方电商平台制定。所以优惠券可能存在有效期限制,或者不能和其他优惠重复使用,具体规则要视电商平台情况而定。

      每一款商品均有返利标示,比如一款维生素产品,ofo App显示约返现0.79元。

      按照ofo App相关说明,用户只要通过App前往电商平台领券购买产品,订单完成后即可获得对应返利金额。当返利满20元后,即可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提现。

      而所谓的“赚钱”功能,实际上就是用户邀请好友使用ofo App会有奖励,好友通过App购买商品同样会有奖励。

      新老用户均可参与购物返现

      老用户若参与视为放弃索取押金

      用户通过ofo App实现购物返利主要有两种情况组成:新用户和此前未成功退押金的老用户。

      首先,对于ofo小黄车押金还未退款成功的用户,在新版App中,押金不再被称作“押金”,取而代之的是“余额”概念。

      在App “我的”菜单栏-“我的钱包”选项中,可以看到剩余押金以“余额”模式展现。三言财经测试发现,用户骑行余额中的钱,可以用来购买ofo小黄车的30天或者90天单车卡。骑行余额还可以直接用于平时骑行小黄车所产生的骑行费用。

      用户也可以将余额通过“退余额”选项兑换成“ofo返钱”余额。

      按照ofo说明,用户将押金或者充值金额兑换成“ofo返钱余额”后,可在原购物返现基础上额外再获得一份名为“可退款金额”的返利。如上图所示,在商品标价下方会提示“可退金额”和“可返现金额”。

      值得注意的是,ofo返钱余额兑换规则中的第五条显示:一旦用户确认将ofo平台的余额转移到ofo返钱进行兑换后,则视为用户放弃对余额的索取,ofo平台对用户的骑行余额不再具有归还义务;且,余额一旦转换,即不可撤销,用户不得要求将可提现余额改回ofo骑行的余额。

      对于账户中没有押金的新用户,可以直接通过ofo App在各大电商平台购物获得返利,不需要兑换“ofo返钱”余额。不过不同于老用户,新用户每笔订单只能获得“可返现金额”一种返利。

      此举也招致用户强烈不满。

      体验:返现速度快

      存在抢不到优惠券、货品下架未更新等情况

      三言财经首先测试通过ofo App在淘宝上充30元话费,按照ofo界面介绍,用户首次充话费将能获得2.5元返现。

      按照App界面提示,当选择好对应充值金额后,界面跳转至淘宝某商家。之后,用户自行下单,选择需要充值的号码。

      付款完毕后,ofo App中会对应显示这笔订单状态。此后,当淘宝卖家完成订单,用户交易完成后,ofo 上显示返现金额2.5元已到账。

      如果用户将骑行余额中的钱兑换成“ofo返钱”,在App “领钱”菜单栏中,可看到“ofo返钱”余额数,同时原骑行余额处则为0元。

      不过,用户将骑行余额转换成“ofo返钱”后,余额界面显示的“可提现金额”仍为0,用户点击提现选项时,则会出现“可提现金额满20元才可以提现”的相关提示。

      随后,三言财经通过ofo App选择了一款京东上的零食15元零食优惠券,页面显示此单可退2.35元,可返现约2.35元,共计4.7元。

      不过,实际可退金额和可返现金额和之前标示的有差别。当在京东完成下单后,ofo App中的“ofo 返钱”界面显示即将到账4.24元,其中包括购物返现2.12元和可退2.12元。

      因此,用户完成订单后,ofo App则会将对应商品的“可退金额和可返现金额”一并返给用户。

      App中有关提现说明指出,当用户总可提现金额达到20元时,即可提现20元;同时App提示称,“可提现”板块金额不能大于“ofo返钱”金额。比如,目前三言财经“ofo返钱”余额中有30元,那么通过购物获得的返利和退余额总数封顶为30元。

      整体体验,ofo App的返利速度还是比较快。当第三方电商平台显示订单完成后,ofo很快便已显示相关返利金额。不过,在这次测试中,三言财经也遇到过有些商品优惠券被抢光或者商品下架等情况。因此,ofo App中显示商品或者优惠券信息并非实时更新,具体情况要以第三方电商平台为准。

      想借购物返现赚押金:时间、物质成本高

      如果用户仅想通过ofo App推出的购物返现模式将此前无法退出的押金提现,或者通过ofo“赚钱”,那么则要花费更高物质成本和时间成本。举例来说:

      假设某用户现有99元小黄车押金未能退出,决定通过新版App提供的退款渠道提现。

      首先,该用户需要将99元押金(现已被称为骑行余额)兑换成等价值的99元“ofo返钱”余额;

      其次,通过ofo App返现平台购物,根据每笔订单返现和退款金额赚取“可提现金额”。

      接着,不断的通过ofo App领取优惠券或者购物,直至可提现金额达到99元。

      最后,选择提现,将这99元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提现,实现“退押金成功”。

      简单算一笔账,若想通过返现这种模式赚够99元的押金,要通过ofo App花费至少100元以上才能拿到同99元押金等值的现金。

      此外,在体验过程中三言财经注意到,ofo App上商品价格和返现以及可退余额价格并不成比例。有的商品花一两百元可获得20元左右返现金额;有的商品即使花几千元也只能换取几元钱不到的返现金额,而且商品宣传返现金额和实际返现金额还有差别。

      那么用户实际操作中,所花费成本可能会更高。

      ofo已多次尝试“转型”

      购物返利或不被用户接受

      这已经不是ofo第一次尝试通过非骑行方式获利了。ofo爆发押金危机以来,曾多次尝试各种方式赚钱。三言财经此前曾报道过ofo的“赚钱尝试”:

      2018年4月,ofo新加坡上线“骑车挖矿”,用户可以通过骑行获取GSE代币,此举一出就被媒体质疑发币续命。同月,推出车身广告、App 端内广告及企业绿卡等多种变现手段,不过这个想法很快被监管部门“明令禁止”。

      同年5月底,ofo宣布在全国20城市取消信用免押金服务,与此同时,调整了计价模式,有用户表示仅骑行3分钟,就要收费2元,指责ofo变相“提价”。

      此外,ofo在App还上线信息流服务功能“看看”,内设看点、图片、视频、体育等频道,在“充值中心”引入了腾讯、网易等平台游戏充值服务,移动、联通、电信等通信运营商的话费充值服务,以及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芒果等视频平台会员充值服务。

      2018年8月,ofo在App内上线短视频广告业务“视听风暴”,据曝光的报价显示,ofo“视听风暴”全国独播的刊例报价为175万/天,折扣价为75万,宣称曝光量1500万,可全国投放、定向区域投放、三分之一轮播。

      2018年11月19日,ofo公众号发表《一个长期喝蜂蜜的人,竟然变成了这样?》一文,为土蜂蜜产品带货。据网传的一份ofo公众号刊例显示,公众号的粉丝数为 2500 万,头条175万,四折折扣70万,可带来90万阅读量。在被媒体曝光ofo 推广的这种土蜂蜜产品可能是勾兑的劣质蜂蜜后,ofo随即删除了该文章。

      11月23日,ofo推出99元押金换PPmoney理财产品活动,升级后,ofo 99元押金用户即可成为PPmoney的新用户,99元押金变为PPmoney的100元特定资产,默认出借ppmoney新手福利项目,锁定期为30天,期满后用户可申请退出,并获取相应本息。而不愿升级的用户可继续退押金。

      活动推出后便遭用户指责为网贷机构导流,随后PPmoney和ofo发表声明,称这只是一次异业合作尝试,升级并非强制捆绑,并下线了活动。

      上述案例详见三言财经此前文章《ofo押金将变金币,可在商城买东西,你同意吗?(附商品目录)》。

      可见,又是做互金又是卖蜂蜜,如今转变成购物导航网站,ofo为了发展问题可谓是“操碎了心”。

      通过购物返利赚钱或者实现退押金,这看上去实现了多赢:用户不仅可以以优惠价格购得商品,同时还能赚钱;而且通过和各大电商平台合作,每一笔订单ofo也能从中获利。

      但购物返利模式未必就走的通。

      当前,ofo面对的舆论压力主要是退押金问题。对于等着退押金的老用户,更关心能否直接拿到自己的押金。这一部分用户核心诉求是押金,并不是购物需求。他们恐怕并没有足够的动力额外购买很多商品来赚钱,哪怕可以赚够押金数额。

      而且,ofo在协议中指出一旦选择通过购物返现方式获取押金,等于永远放弃退押金的诉求。老用户可能更不愿意将押金兑换成返现余额。

      对于没有押金问题的潜在新用户,大家熟知的ofo是一款骑行App。那么为何要通过一款“骑行”应用来网上购物?

      即使ofo 的确提供非常多的优惠券,可以让用户低价购买商品,新用户还需要考虑是否信任第三方商家的问题。因为合作商家并不能由用户选择,所领到的优惠券只能用在固定商户提供的商品上。那么,产品质量、商家是否可靠是用户担心的问题。

      ofo App在相关活动说明和用户条款中还强调,ofo App平台上的商品均对接各大电商平台,ofo不对第三方服务和商品负责,收到的货物如有问题则需和商家协商退货和退款。

      ofo长期积压的押金问题使得其公信力大幅度降低,用户甚至可能会担心通过ofo App购物返现都无法实现的问题。何况目前各大电商平台本身就有各种优惠活动,相比ofo更受用户信任。(来源:三言财经 文/DorAemon)

  • 相关新闻
  • 无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