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行业门户
  • 刘强东“美国往事”后京东深陷调整危机

  • 作者:孙洪   信息来源:凤凰科技 2019-04-23 16:15
  • 分享到:
    收藏
  • 美国往事 刘强东 京东
  •   可能不会有人想到,刘强东的一段充满戏剧和迷雾的“美国往事”,竟会成为放大京东各种问题的催化剂。甚至,这次事件引起了京东人事和业务上的连续地震,以及一场史无前例的巨大调整。

      近几天,已经沉下水面的明尼苏达事件再次荡起波澜。4月16日,性侵事件涉事女生向明尼苏达法院提起民事诉讼,称自己在2018年8月30日被刘强东强奸。4月18日,性侵案起诉书被曝光,舆论再次哗然。

      与此同时,京东近期的一场自上而下的变革仍在继续,月初关于两位高级副总裁的调岗也有了进一步消息,京东高级副总裁王笑松与高级副总裁胡胜利调离原岗,担任CEO特别助理,隶属于京东零售集团,直接上级为苏里,后者向京东商城轮值CEO徐雷汇报。

      麻烦不断的明尼苏达事件,持续进行的人事调整,伴随着外部投资合作以及新业务的展开,京东一直处在舆论的风口浪尖。令人瞠目的是,在京东危机四伏的关键时刻,刘强东重新定义了“兄弟”。

      然而,明尼苏达事件只是引燃京东危机的导火索,将京东一直以来潜藏的问题放大,为过去的一切盲目、激进买单成了刘强东和整个京东不得不在短时间内必须做的事情。内部顽疾难祛与外部群狼环伺的双重压力下,促使刘强东用近乎“刮骨”的方式对京东动刀,然而,最近的种种也让京东的未来命运轨迹变得愈加扑朔迷离。

      被外力推动的调整

      2018年8月,一个晴天霹雳砸向了亦庄科创十一街18号院,自此以后,这家位于北京东南角的互联网公司就再也没有淡出过舆论的视野。与此同时,在这栋大楼里工作的员工所接收到的也都是自家公司的种种负面消息。

      一场诛心的风暴从去年夏天一直刮到现在,让18万员工像路人一样从各种渠道听到、看到关于京东的种种信息,其中也包括一些员工过去或现任领导的人事变动。只不过,这一切变化都与他们每个个体息息相关。

      伴随着持续不断的消息,京东在去年做出一系列组织架构调整,包括业务和人事上,形成了京东零售、京东物流、京东数科三大子集团,刘强东也做出放权,多个业务线负责人向京东商城轮值CEO徐雷汇报。徐雷也从今年1月开始频繁出现在聚光灯前。

      今年2月1日,沉默了近半年的刘强东第一次对外发声,发布了一封新春贺信,在坦陈过去一段时间的艰难之外,透露集团将推动“小集团,大业务”的转型。当时,刘强东还在强调,“只要兄弟们在一起,任何困难都可以过去!”

      几天后,京东开年大会上一个震撼的消息公布,京东将在2019年底前末尾淘汰10%副总裁级别以上的高管。京东这次的调整不可谓不雷厉风行,从3月开始,京东首席技术官CTO张晨宣布卸任,首席法务官CHO隆雨也提出请辞,首席公共事务官蓝烨也将在2个月后离职。

      紧接着,这场关于高层的人事“手术”仍在继续推动。4月初,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京东商城生鲜事业部总裁王笑松不再负责7FRESH业务,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时尚生活事业群总裁胡胜利也调离原岗。17日,这两位高级副总裁的调岗结果公布,均调任零售集团轮岗。有消息称,两位均担任CEO特别助理,直接上级为苏里,后者向徐雷汇报。

      王笑松是一位十多年经历的老京东人,曾经的京东最年轻的副总裁。在他任职期间,多次都是被派到急需增长或初期搭建的业务,比如早期阶段的3C家电事业部。2015年年底,京东宣布担任3C事业部负责人的王笑松调任京东即将成立的生鲜事业部,向时任京东商城CEO沈皓瑜汇报。

      王笑松知道,生鲜不好做,尤其是从0开始,他曾说发展生鲜电商的核心业务是心甘情愿做苦差事。2018年2月,王笑松升任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看似高光却背负更多重任。做得好就是好兄弟,做不好就有更多可能。然而,2018年12月京东再次组织架构调整,拆分大快消事业群,王笑松从大快消的负责人回到了7FRESH和生鲜事业部,专注京东7FRESH项目。可以说,王笑松当时就被收权了。

      胡胜利2014年加入京东,虽然时间并不长,但履历也很丰富。先负责京东通讯业务,而后成为京东3C业务的主要助推者。2016年1月,胡胜利全面负责京东3C业务,担任京东集团副总裁、3C事业部总裁。那两年,胡胜利奔走于各个主要3C手机厂商的战略合作会,锤子当年坚果系列出货量超过历史,其中就有胡胜利在京东的推动作用。

      2018年2月,京东组织架构调整时,胡胜利就被任命为新成立的时尚生活事业群总裁,统管时尚事业部、居家生活事业部、TOPLIFE、拍拍二手,同时晋升为京东集团高级副总裁。对于在标品领域有所作为的胡胜利而言,时尚生活和二手中,非标品给他出的难题则更大,想快速做出成绩绝非易事。

      凤凰网科技与曾经跟他们战斗过的京东人交流中都感受到了惋惜。一位接近京东商城3C事业部的消息人士对凤凰网科技表示:“实际上前一阵子已经有变化了,如果真的是向苏里汇报,那就不只是连降两级的问题了,印象里苏里之前的职级也才是个总监。不过,个人感觉应该只是临时性的挂靠,主要还是看老刘的意思。”他所说的前一阵子的变化,就是12月的调整。对于苏里的职级,凤凰网科技向京东方面求证,但并未得到正面回应。

      还有一种声音则认为,“这就是在逼人走。”

      老刘的意思,京东的调整,对于京东来说充满了不确定性。然而,在极短的时间内,连续多位CXO级别的高管宣布离职,两位高级副总裁调离原岗,这种力度和速度,让京东内部和外部都感到有些激进。

      不仅如此,京东这次调整是一次自上而下的行动。此前,曾有媒体报道京东每天都有人排队离职,办理离职手续的人排到400多号,场面堪比医院挂号。但据凤凰网科技从一位京东集团内部员工处了解到,的确存在离职情况,但并没有一个上午或下午就同时有400人办理手续。

      “京东为了方便员工办理各项业务,在大厦一楼专门开设了‘办事处’,包括离职、入职、申请、财务报销等等各种业务办理都需要到这个柜台办理,形式跟银行柜台类似,办业务可以先领号,然后可以回到工位上等候,内部系统会提前提现即将排到的人到一楼办理。”上述京东集团内部员工告诉凤凰网科技,绝对没有像外界传说的排队400多都是在办理离职的人,实际上还有入职和报销的人。

      不过,不可否认的是,京东现阶段的离职情况的确比以往要多。4月12日,刘强东首次回应了人员淘汰。在这封信中,刘强东回应了外界传说的8%裁员比例以及推行995、996等问题,“京东已经四五年没有实施末位淘汰制,人员急剧膨胀,混日子的人越来越多。”

      刘强东强调,“混日子的人不是我兄弟,真正的兄弟一定是一起拼杀于江湖,一起承担责任和压力,一起享受成功的成果的人。”他大篇幅的讲述了早年创业期间“地板闹钟”的故事,以及他的8118工作制,即每周早8点到晚11点,周日工作8小时。

      刘强东回应,京东正在进行人员优化,可能涉及到1%的规模。理由是要对18万员工和家庭负责,“淘汰混日子的人也是为京东18万兄弟背后那18万个家庭负责,还是留下1%混日子的人向他们负责?我没有选择余地!”关于这份回应,一位京东商城生鲜事业部员工告诉凤凰网科技,从语气上来看,这封信肯定是老刘自己写的。而按照这个裁员比例,京东将会裁掉1800人。

      很多京东人和曾经的京东人在与凤凰网科技交流中都还在称呼刘强东为老刘,包含亲切和信任;然而老刘已经开始对兄弟动刀,重新定义了哪些人才是他的兄弟。

      著名时评人曹林认为,“兄弟这个词,好像充满情义和情分。两个身份平等的人谈兄弟,那是拉近距离的情分,但一个身份比你强势好几倍的老板跟你谈兄弟,就不是什么好事。当一个老板跟你谈兄弟的时候,他在谈什么呢?谈的是让你无条件地贡献和付出。如果老板还在奋斗期,喊你兄弟,言下之意是要你忍受高强度的工作和低工资低福利。加班也把工作变成了一种身体资本的竞争,像动物一样比拼体力和耐力,能加班就是兄弟,不能加班,就走人吧。”

      而一位从事跨境物流业务的京东供货商告诉凤凰网科技,2017年前后,他所接触到部门就开始推崇加班文化,虽然没有鼓励995或996,但很多人下班之后并不走,而是跟着领导加班,其中有的人是有业务要推进,而部分人就是在“陪领导”。可能,这部分人就是刘强东所说的混日子的人,是需要被淘汰的人。

      其实,2018年开始互联网领域就有部分公司在缩减人员规模,市场环境和公司内部的多种原因导致了裁员潮的出现。滴滴公开宣布将裁员约2000人,涉及到公司的多个部门,网易、美团也被媒体曝出有一定比例的人员优化。有人说互联网凛冬已至。

      不过,像京东一样先对高层动刀,再进一步调整普通员工的企业却并不多见。不过,凤凰网科技了解到,京东实际上在2018年初就开始酝酿组织架构调整。“京东内部在去年第一季度就在考虑做组织架构调整,只是被那件事儿突然出现影响了这个计划的梳理,后来又因为这件事放大了一些问题而加速推进。”上述京东集团内部员工对凤凰网科技表示,关于京东各项业务和事业线的梳理一直都在进行。

      高层的人事变动往往是一种牵一发而动全身的革命,每一个高层的调整都可能牵扯到相应的总监级或以下的人员变化。京东正在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负面不断、业务受阻、高层出走…… 很多京东内部员工预感到,京东的人事地震仍在进行。

      跑偏的目标

      上述接近京东3C事业部的消息人士告诉凤凰网科技:“这次调整,比2016年那次人事调整力度更大,涉及范围更广。”2016年,京东业绩增速放缓,“洋务派”地位整体下降,包括京东商城时任CEO沈皓瑜在内的多为高管离职。

      每一次人事调整,都是因为京东一些问题无法得到快速解决。2016年,京东业绩增速放缓,GMV增速为42.2%,与上一年的84%增速相差甚远。与此同时,京东的股价也在2016年跌到上市后的最低点19.51美元。因此,此前强调放权的刘强东强势回归,管理层相应的做出了调整,两位职业经理人先后离职,VP级以上高官全部直接向他本人汇报。

      此次调整,虽然不是将权力收归刘强东本人,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徐雷成了京东的新关键先生。刘强东在扶徐雷上马时,还送了他一程。刘强东在2月京东开年会上痛斥高官“人浮于事、拉帮结派”,而有些“帮派”可能就成为这轮调整的重点。

      徐雷的权力越来越大,根据京东公告显示,前台、中台各业务线的负责人将全部向徐雷汇报,而他加入京东的时间并不比一些需要向他汇报的老臣久。据了解,徐雷在2007年曾担任京东商城的市场营销顾问,并于2009年正式加入京东,担任京东商城营销副总裁,全面负责京东商城广告推广、公关宣传、品牌建设、政府公关、校园及企业营销等工作。

      有趣的是,徐雷曾中间离开过两年,2013年与刘强东酒过三巡之后决意重返京东。他的成长不可谓不快,先后历任京东商城市场营销部负责人、无线业务部负责人、京东商城营销平台体系负责人、京东商城副总裁。据称,“京东618”就是由徐雷操盘,被内部和外界都解读为刘强东“接班人”。

      对于多位高管离职,以及王笑松和胡胜利调任零售集团CEO特别助理一事,一方面是不排除上述因素,另一方面是京东过去几年为追求数字不断跑偏,前述两位高级副总裁在生鲜事业部、7fresh和时尚生活事业部在这两年时间里均未做出特别亮眼的增长数字,很可能也是迫使他们被调离原岗的原因。

      一位不愿具名的曾经跟王笑松打过多场战役的“兄弟”对凤凰网科技说,调任老刘的其他项目倒是有可能,如果笑松总都被干掉,那就真没法理解京东的发展了。“笑松总是一位儒将,是很踏实的领导,做了什么事都不愿意张扬,10多年来在京东内部口碑很好。”

      但他也强调,不张扬带来的也不全是好结果,京东不愿意给人太多时间,短期没有好的数据就会被质疑。“笑松总2016年之前还曾负责过家电业务,注重基本功,没有太多立竿见影的数据拿出来,就被调任了。后来闫总到任后不到一年就起来了,但根本上也与之前笑松总打的底子有关系。”他说,笑松总不会表现,有时候还稍微有点保守。

      而胡胜利为京东3C事业部奔走的2年,也帮助京东进一步巩固其在电子消费领域行业领先的地位。“胜利总有魄力,扶过不少企业,做事是敢想敢做敢负责。”虽然近年来京东整体的营收增速放缓,但2016年至2017年的降幅比较小,营收同比增幅从43%降至40%。

      不过,在一些行业内人士看来,时尚和生鲜都是难啃的骨头,非标品的业务模式不好趟,胡胜利和王笑松很难短期做出成绩。更重要的是,京东生鲜和7fresh某种程度上肩负着帮助京东打翻盒马鲜生的重任。截止2018年12月底,盒马鲜生已在全国开店超过100家;反观对标盒马的7fresh,50家门店的计划付诸流水,推进节奏缓慢。

      不仅是目的性过强,京东随着营收的增长,加上家电、3C的强势,使得京东在国内家电市场形成了守二争一的一种错觉。作为国内电商领域的重要企业,阿里与京东形成了微妙的竞争态势,前者不断发力家电和3C,直捣京东腹地。2016年3月底,阿里联合苏宁打造“猫宁”组合,欲在3C家电品类对标双11,争夺3C家电第一渠道宝座。

      这种势头在2017年仍在持续,更有趣的是,上述接近京东3C事业部的消息人士告诉凤凰网科技,阿里和京东在2017年掐得最凶,两家在宣传针锋相对,打着打着很多京东人就觉得自己已经能和阿里平起平坐了,处处都要跟阿里争。

      一个比较典型的例子,就是无界零售。阿里推动新零售过程中所打造的新业态正呈现出越发咄咄逼人的进取态势,而这一点让刘强东感到不安,无界零售开始成为京东切进零售新业态的一个重要武器,虽然近期已经很少被提及。

      他还提到,在2017年前后阿里还曾成立过一个特别行动小组“一路向北”,专门盯着京东的一举一动,而京东方面则是全民PK的态势。“持续了差不多一年时间,在2018年天猫年会时就解散了,不再以对标京东为第一目标。”京东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营收增速仅为28%。

      一种欣欣向荣,一种全民PK,京东内部的心态也变了。盲目追求数据增长、做事目的性国强、老板说的事情大家一股脑猛干。凤凰网科技了解到,京东在2017年后提倡自我创新,鼓励老员工主动转岗接受挑战,也是这个时候,京东很多创新项目涌现,人力物力大量消耗。

      有些京东人认为,京东这两年有点飘。而刘强东所说的“人浮于事”,很可能也是过去几年过分追求效率的反作用。

      纠偏、变革与未知

      刘强东享受站在风口之巅,但他身后的兄弟们却越发迷茫不安。

      斐讯“0元购”也是京东为了数据做的一个疯狂的决定。斐讯2016年开始,在路由器领域小有名气,销量陡增,背后各大电商平台的推动力量不可忽略。其推出的“0元购”也为各电商平台带去不小的流量,但其本质是一种具有“高返”性质的P2P,用户通过斐讯旗下联璧金融可实现先付钱,后续按月逐步退还,暂未退完之前用户可直接用作购买理财产品。很多用户因为较高的年化,使用了这一产品。

      2018年在京东商城里面,斐讯路由器也多次被推到首页位置,获得很大曝光量,斐讯还在路由器相关的产品中拿到当年销量排行第一名。但在618之后,联壁APP就出现暴雷,7月斐讯就传出跑路消息。

      凤凰网科技从一位知情人士处了解到,京东的流量和GMV增长有点缓慢,斐讯找上门来,这个想法内部讨论也觉得存在风险,但最终还是为了数据硬着头皮上线。“数据上的确有很快速的拉升,但这背后的风险也是后来有目共睹的。”

      在北京从事互联网工作的林腾(化名),就曾于2018年上半年在京东商城参与了斐讯“0元购”活动,他当时觉得特别划算,还向身边朋友推荐。“现在特后悔。”林腾对凤凰网科技表示,虽然自己的钱都收回来了,但好几个朋友都亏了不少钱。

      他补充到,当时也是冲着京东的名头才敢贪这个便宜。“京东后来出面给受害用户赔过钱,但没多少,也很短暂的几天。”他猜测,京东出面赔钱是出于责任心和愧疚感,但没持续可能是因为窟窿太大。

      这次事件后,京东内部也意识到不能单纯追求高增长和高数据,应该建立完善的机制,不能为数据增长而在红线上让步。

      危机在刘强东一直引以为傲的物流业务上也开始露出端倪,刘强东曾在《刘强东自述》一书中强调,当年是他坚持打造京东独立物流,力排众议。但如今的情况却不及预期。日前,刘强东公布了一组数据,比财报中呈现的更全面。他说京东物流已连续亏损12年,2018年全年亏损超23亿元。

      高昂的成本投入和12万快递人员的开支,让刘强东打破了自己立下的“京东永远不开除一个兄弟”的决定,京东开始对快递员动手,取消快递员底薪,降低公积金缴存比例,推行多劳多得的制度。与顺丰类似。凤凰网科技注意到,自从这个消息公布后,北京地区的京东快递员很少再出现躺在车上休息的,而手拿面包骑车赶路的情况却在变多。

      对于京东这一做法,外界有褒有贬。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认为:“当下正处于经济寒冬,这也是京东降低控制成本的开支支出的一个行为,当然还是为了能够更好的激发员工,多劳多得,按件计酬。除此之外,更好的安全基础下,外卖小哥、滴滴司机也是属于按件计酬的方式,更加的社会化。”

      京东也意识到,围绕电商业务守城已经不再继续适用于需要增长的京东,尝试更多新业务,包括金融、云等业务成了京东新的着力点。从4月12日的那封25个感叹号的内部信就能感受到,刘强东急切地在推动京东的这场变革。

      通过人事和组织架构调整成为京东快速解决问题的一种雷霆手段,而在一系列调整后,外界也的确能够感知到京东这一轮调整变动的决心。

      但需要强调的是,刘强东的价值观,过往树立的善待底层员工的形象被质疑,他的个人事件也成为影响京东股价和市值的重要影响因素。而京东的变革最终会带来什么样的结果,也都是未知数。

      总体来看,目前京东能够带来营收的主要业务仍旧是电商,而物流在处于长期亏损状态,拓展C端的业务也很难在短时间就获得顺丰、三通一达的效果,金融则是处在晚于行业其他对手起步的基础上小步慢走。在种种因素下,中国的互联网江湖,恐怕再难出现BATJ。